李白的一首《妾薄命》,写出了怎样的感情?-趣历史网

时间: 浏览:加载中...

  《妾薄命》是乐府古题之一,也是弃妇题目。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。

  要说起弃妇中最为著名的主角之一,莫过于汉时的皇后陈阿娇,阿娇身上,承载了两个非常著名的典故,一个是“金屋藏娇”,一个是“千金买赋”。

  虽然这两个典故,未必是真实的,但是其流传之广,影响之大,却是毋庸置疑的。《汉武故事》中记载了“金屋藏娇”的由来:

  汉武帝刘彻数岁时,他的姑母长公主问他:“儿欲得妇否?”指左右长御百余人,皆曰:“不用。”最后指其女阿娇问:“阿娇好否?”刘彻笑曰:“好!若得阿娇作妇,当作金屋贮之。”

  由故事可见,阿娇一定是极美的,不然也不能令汉武帝心动。

  后来阿娇果然成了汉武帝的皇后,但备受宠幸的阿娇,没过多久便受到冷落,被打入长门宫中,阿娇思念过去的宠幸,想要重新受宠,她听说有个叫司马相如的人,文章一流,于是便以重金令他写了一篇《长门赋》献给汉武帝,武帝看后大为感动,于是又重新宠幸了阿娇一段时间。

  赋未必是真,历史上汉武帝也没有再次宠幸阿娇,但是司马相如的广告效应,却在后世影响很大,长门赋的故事,在诗词中也成为了经常出现的典故。

image.png

  李白这首《妾薄命》便借助阿娇的故事,依题立义,写她的得宠和失宠,从而揭示了封建社会中,妇女以色事人,色衰而爱驰的悲剧命运,于旧故事中翻出新意,写得颇具深意。

  妾薄命

  李白

  汉帝重阿娇,贮之黄金屋。咳唾落九天,随风生珠玉。

  宠极爱还歇,妒深情却疏。长门一步地,不肯暂回车。

  雨落不上天,水覆难再收。君情与妾意,各自东西流。

  昔日芙蓉花,今成断根草。以色事他人,能得几时好?

  全诗一共十六句,每四句一转,极具层次感。

  前四句,写阿娇受宠时的盛况,从金屋藏娇,到咳唾珠玉,受宠时的阿娇当真是无与伦比。刘彻继位后,阿娇成为他的第一任皇后,宠极一时,“咳唾落九天,随风生珠玉”,诗人以极其夸张的句子,描绘出了阿娇得宠时气焰之盛,咳唾之间,都成珠玉。可惜,好景不长,这样的盛,更反衬了后来的衰。

image.png

  接着四句,写阿娇失宠,因为善妒,想要专宠,阿娇竟然迷信女巫楚服的法术,想要“令上意回”,这事不仅没有挽回汉武帝的心意,反而惹怒了武帝,将其废掉并打入长门宫中,从此开启了幽居的悲凉生活,即便是汉武帝经过此地,只有一步之隔,却也咫尺天涯,宫车再不肯为其留步。

  接下来四句,诗人用形象地比喻,极言“上意”不可挽回的悲剧,“雨落不上天,水覆难再收;君情与妾意,各自东西流”,虽然犹如大白话一般,但却精警新颖,令人拍案叫绝,这便是《汉书》中所写:“以色事人者,色衰而爱驰,爱弛则恩绝”,当真是干干净净,难以挽回。

  末尾四句,李白用比兴的手法,总结了这样一条千古不变的规律:“昔日芙蓉花,今成断根草;以色事他人,能得几时好”。这是发人深省的诗句,诗人不仅对以色事人者作出了警告,而且也对以色取人者进行了讽刺,诗人没有滔滔不绝的去劝诫,而是用问句的形式,引发人们的思考,不去说理,胜似说理,不去议论,而又高于议论,高明之极。

  这首诗语言质朴自然,比喻贴切,得宠与失宠相比、“芙蓉花”与“断根草”相比,鲜明生动,发人深省。其实,李白只是借题发挥,用阿娇与汉武帝之事,揭示人性的弱点与迷惘,诗中,阿娇是恃色而骄、恃宠而骄,汉武帝是薄情寡义、色衰爱驰,世人多为贪嗔痴所迷,可见,以色取人、以色事人,都是不可长久的,李白在这里苦口婆心,其实未必只单指“色”之一事,倘若将“色”换成其他的呢?比如才情、亲情、权势,又将如何呢?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点击查看 诗词名句 更多内容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