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漫主义诗人李白,写过哪些婉约词?

时间: 浏览:加载中...

  李白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是继屈原之后又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,被后世誉为“诗仙”。下面跟趣历史小编一起了解一下李白所作的婉约词吧。

  李白——盛唐诗坛的代表作家,同时也是我国文学史上继屈原之后又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。在他的诗中,浪漫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的表现手法达到了高度的统一,于是,李白就成了浪漫派的代表。因此,记忆中的李白有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的磅礴气势;“有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”的乐观与豁达;“有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”的重情重义。却未曾有过年年柳色,霸陵伤别的凄清与冥色入高楼,楼上有人愁的忧愁。

  然而,凡事总有例外,写惯浪漫作品的李白突然想写婉约词,写下的作品虽然是跨界的,却也成了经典,让你不得不佩服。

  首先是《忆秦娥箫声咽》:

  “箫声咽,秦娥梦断秦楼月。秦楼月,年年柳色,灞陵伤别。乐游原上清秋节,咸阳古道音尘绝。音尘绝,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。”

  李白说,玉箫的声音悲凉呜咽,秦娥从梦中惊醒时,眼见秦家楼外一轮清冷明月。清冷的明月,每一年桥边青青的柳色,都印染着灞陵桥上的凄怆离别。又是一年重阳佳节,登上乐游原,秦娥遥望咸阳古道,可叹那人了无影踪、音信断绝。良人不见啊音信断绝,只有西风萧瑟,残阳似血,拂照着那汉家帝王的陵阙。

image.png

  “箫声咽,秦娥梦断秦楼月。”词人落笔就写一个京城女子“秦娥”,在一个月照高楼的夜晚,被凄凉呜咽的箫声惊醒了好梦。“秦楼月,年年柳色,灞陵伤别。”秦娥从梦中惊醒,眼前只有照着楼台的月色;借着月色向楼下看,只见杨柳依旧青青,一如既往,不禁勾起往年在灞桥折柳,送别爱人那种悲伤情景的回忆。“乐游原上清秋节,咸阳古道音尘绝。”这两句紧承“伤别”,描写秦娥登原望信而不得的景象。“音尘绝,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。”进一步强调从乐游原上远望咸阳古道的悲凉景象,和秦娥哀婉凄切的心境,而引出秦娥眼前之所见,只有在肃杀的秋风之中,一轮落日空照着汉代皇帝陵墓的荒凉图景。

  此词句句自然,而字字锤炼,沉声切响,掷地真作金石声。而抑扬顿挫,法度森然,无字荒率空泛,无一处逞才使气。意境博大开阔,风格宏妙浑厚。其风格诚在五代花间未见,亦非歌席诸曲之所能拟望,已开宋代词之格调。

  关于这首词的作者是否就是李白,有过争议,因为翻阅唐代文献,并未发现李白的这首作品,所以就有人提出质疑,认为《忆秦娥》乃后人假借李白之名创作。但是,北宋末年的文学家邵博,在《邵氏闻见后录》中明确提出,这就是李白的作品,南宋黄升《唐宋诸贤绝妙词选》亦将此词归于李白名下。至此再无争议。笔者觉得,虽然宋词久负盛名,甚至让人误认为词起源于宋代,但以李白的才华和思想境界,写出《忆秦娥》并不奇怪。

image.png

  李白写起闺怨类的诗词,丝毫不亚于那些知名的婉约派。《忆秦娥》词牌的顶真叠咏非常有特色,而这个词牌就是源于李白的这首《忆秦娥箫声咽》。对于这首词,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说:“太白纯以气象胜。‘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’,寥寥八字,独有千古。” 这首词中的气象,与人们常所说的唐玄宗开元时代的“盛唐气象”已有很大不同,但它又确实是盛唐气象之一种。它博大深厚、意境开阔、气韵沉雄,又带有悲凉之气。

  李白的跨界作品除了《忆秦娥箫声咽》,还有《菩萨蛮·平林漠漠烟如织》:

  “平林漠漠烟如织,寒山一带伤心碧。暝色入高楼,有人楼上愁。玉阶空伫立,宿鸟归飞急。何处是归程?长亭更短亭。”

  李白说,远处舒展的树林之上暮烟笼罩一片迷蒙,翠绿苍碧的山色深到极致。夜色弥漫进高高的闺楼,有人正在楼上独自忧愁。玉石的台阶上,徒然侍立盼望。那回巢的鸟儿,在归心催促下急急飞翔。哪里是我返回的路程?只看到道路上的长亭连着短亭。

  短短的一首词中,取了密集的景物:平林、烟霭、寒山、暝色、高楼、宿鸟、长亭、短亭,借此移情、寓情、传情,手法极为娴熟,展现了丰富而复杂的内心世界活动,反映了词人在客观现实中找不到人生归宿的无限落拓惆怅的愁绪。尤其是尾句的“长亭连短亭”,堪称全词的点睛之笔,臻于绝妙。人这一生,都在寻觅一个归宿,然而归宿在哪?跟行程上的十里一长亭,五里一短亭一样,都只是驿站而已,引发读者无限思索。

image.png

  本首词的具体创作背景不详。据宋僧文莹《湘山野录》卷上说:“此词不知何人写在鼎州沧水驿楼,复不知何人所撰。魏道辅泰见而爱之。后至长沙,得古集于子宣(曾布)内翰家,乃知李白所作。”

  这首词通过描写平林、寒山的深秋景色,和想象家人盼归的形象,抒发了游子思妇的两地相思之情。此词层次清晰,跌宕有序。移情于景,情景相生。既有鲜明的形象描写,又有细致的心理刻画。句子简约而不晦涩,文字质朴而不平板,可为唐代文人词中上乘之作。

  盛唐时期,词刚刚兴起。李白这两首词词风之玲珑圆熟,音律之和谐圆满,艺术成就之高,堪为后世楷模。宋人黄升说:“《菩萨蛮》《忆秦娥》二词,为百代词曲之祖。”可见后人对这两首词评价之高,从而也说明了李白的文学造诣之高。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点击查看 诗词名句 更多内容

猜你喜欢